• 李珉:革命流血不流泪
  • 作者: 发布于:2019-03-25 11:20:14  点击:  字体:【
  • 原标题:李珉:革命流血不流泪

      图为李珉(后排右一)和同志们在一起。

      李珉,1919年生于上海,曾在护士学校学习。1938年秋,她参加了新四军战地服务团民运队,从事民运工作。

      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团员大多是青年学生,来自于大城市,有很高的抗日救国热情,而且很多人都有一技之长。战地服务团在成立时曾补充规定:凡从大城市来的团员,每人每月补贴10元。而在战火纷飞的艰难岁月,部队里实行的是生活津贴制度。除伙食官兵一致统一供给外,新四军军政各级均不发薪俸,无论军首长还是伙夫马夫,每月津贴在0.5至4元。李珉和城里来的一些青年提出抗议:“我们是来抗日的,不是来享受的。”坚决要求一视同仁,一样待遇。最后经过协商讨论,服务团团员每月津贴一律发1元,一场“风波”才算平息。

      由于生活条件艰苦,战地服务团中有人发疟疾,有人拉肚子,有人生疥疮……主要负责民运工作的李珉,发挥自己专长,主动兼任卫生员,精心地照料病人。特别是对生疥疮的同志用竹筷刮疥,她从不嫌脏,总是轻轻地,问:“疼不疼?”并鼓励他们说:“刮痛了,甚至流血才好得快。”刮完了又小心翼翼地涂上硫磺膏。每天她都要忙到大家睡下,自己才休息。

      1940年4月,战地服务团在团长朱克清、副团长谢云晖的率领下,奉命由皖南军部调往新四军江南指挥部。他们连续行军数日,到达了江南指挥部驻地溧阳县水西村。一路劳顿,李珉又是发热又是呕吐,吃不下饭,恹恹无力,但她仍然拖着病体继续工作。

      1940年6月15日,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下达了渡江北上的命令,战地服务团民运队先行出发。在一个地方连的警卫下,战地服务团单独过溧武路封锁线。晚10时左右,服务团悄悄地来到句容磨盘山附近的一座不大的石桥时,突遭日军袭击,在大约半小时的枪战后,枪声渐渐停了,经清点,服务团有多名同志受伤,李珉伤势最重,子弹击中了她的胸口。情急之下,民运队长王于畊只得用随身带的毛巾捂住她的伤口,可还是无法止血。王于畊打算把她抬到20里外的流动医院抢救,而李珉坚决不让,并催促说:“队长,你听我说,我是不行了,你们别管我,赶快离开,去找部队。敌人可能来搜查,留在这里很危险。”“把我的手表、钢笔带走,回去交给朱团长留念。我这边口袋里有20多元,你们拿去用吧,买干粮给大家……”她边断断续续地说着,边抓住队长的手,交出手表、笔和一小叠钞票。

      后来,当战友在一老乡家中找到李珉时,她因失血过多,已处于弥留状态。战友见状赶紧把她送到一个隐蔽在小村庄里的战地医院。江南指挥部卫生部部长崔义田惋惜地说:“要是我们有个手术室,简陋的都行……现在只能看着我们的同志……”望着面色苍白的李珉,大家都默默流下眼泪。崔部长走近轻声唤她,告诉她大家来看望她了。她睁开眼睛,微露喜悦,平静地说出这样一句话:“同志们,革命流血不流泪。”在奋力地喊了一声“余晶”之后,便停止了呼吸。李珉此前交了入党申请书,服务团的党支部书记余晶已经找她谈过话了。在牺牲之前,李珉念念不忘的是入党,要做党的好儿女。

      1940年10月,陈毅获知李珉的壮烈遗言后,沉痛赋诗:“革命流血不流泪,生死寻常无怨尤。碧血长江流不尽,一言九鼎重千秋。”赞扬了李珉对革命无比忠诚的高贵品质和不惧流血牺牲的坚毅品格。

      李珉牺牲时年仅21岁,后被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,她的忠骨如今葬在句容市茅山烈士陵园内。

      (李政 张羽 作者单位:江苏省句容市纪委监委)